南充女孩父母双亡 看到父亲遗体哭问要把他爸带去哪-winpm

南充女孩父母双亡 看到父亲遗体哭问:要把他爸带去哪 小萍正在学习   一夜之间,小萍失去了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―父亲。   19日早上,小院里的人越聚越多,7岁小萍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。生与死,对于她来说,概念似乎还有些模糊。直到父亲的遗体被抬上开往殡仪馆的车上那一刻,一直哭泣的小萍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们要把我爸爸带到哪里去?”但真相对于只有7岁的小萍来说,有些残忍。现场民警杨警官给了小姑娘一个谎言:“爸爸生病了,我们带他去治病,治好了就把你爸爸送回来。”但在场人都知道,小萍的爸爸永远也回不来了,但没有人愿意去戳破这个谎言。   最近几天,无论是村民、村干部还是看望小萍的爱心人士,都知道这个谎言的始末,大家也都默契地把这个谎言持续下去,但小萍似乎已隐隐约约察觉出什么。   推荐阅读:   儿子赌博酗酒并长期殴打父母 遂宁七旬老汉亲手杀了他   绵阳双胞胎女婴早产发育不全 父母挣扎五天含泪签字放弃   成都大龄子女住父母家啃老 是否交生活费引热议   成都12岁男孩离家出走 父母张贴千份启事寻人   郫县女孩离家出走5月有余 女孩父母全城寻女   她的经历   出生时母亲去世,7岁再度失去父亲   小萍今年7岁,阆中人,小萍出生就没见过亲生母亲,因为母亲当年产下她时,便因难产去世。此后,她便和唯一的亲人父亲相依为命。   幺爸卢开润说,小萍两岁前,一直跟随父亲卢开树在广东生活,之后回到阆中,卢开树主要靠帮人粉刷墙打零工赚钱,小萍则花钱雇人照顾。直到今年暑假之前,小萍一直由邻居卢兴园一家帮着照管,卢兴园本有两个小孙女,三个孩子都在同一所小学念书。   卢开树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常到邻居处借钱。村支书李连强说,考虑到小萍一家的实际情况,小萍父女俩一直享受低保,还被纳入精准扶贫行列,10多天前,父女俩才刚刚搬进了政府帮其建好的新房内居住。   在村民们眼中,从小失去母亲的小萍很懂事。“爸爸没在家,我就帮他把饭煮好。”小萍站在记者面前,掰手指回忆她会干的家务活:做干饭、稀饭,面条、番茄炒蛋,韭菜炒蛋……   但现在,小萍已不能再为爸爸煮饭了。18日早上5点过,与爸爸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小萍醒来后,发现爸爸身体冰凉,在喊叫无回应后,“以为爸爸着凉了”的她掏出爸爸的手机随机拨通了一位村民的电话。   他的谎言   民警被问爸爸去哪了 “爸爸去医院治病了”   19日早上,小萍站在院落里,聚集的村民越来越多,警察随后也到了现场。小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没有人告诉她真相。直到父亲的遗体被抬上开往殡仪馆的车上的。小萍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你们要把我爸爸带到哪里去。”   没有人愿将残酷的真相告诉这个7岁的小女孩。   “你爸爸生病了,我们带他去治病,治好了就给把你爸爸送回来。”说话的是阆中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杨警官。他不确定小萍是否相信这个谎言。但卢开润注意到,小萍听了杨警官的话后,止住了哭泣。当杨警官准备上警车离开时,小萍拉着他的衣角:“我想爸爸。”   “这一刻我只想逃离这现场。”杨警官后来回忆。   事后,杨警官将小萍的事情以及自己的这段经历发到了网上,引发众多网友关注。杨警官也不知道,那个善意的谎言到底是对还是错。他在微博上写到:“本该是个嘻戏打闹的年华,却承受着无法言语的伤痛,母亲生她难产去世了,如今她唯一的寄托也被带走了……我不知道她以后的人生会如何,我只希望通过大家的帮助,笑容依旧。”   爱心接力:众人都默契守护谎言   接下来的几天,村民们都陆续看望过小萍,但没人去戳破“爸爸去治病了”这个善意的谎言。   20日上午,村支书李连强带小萍到医院体检身体。小萍忍不住问:“李爷爷,我爸爸还要好久才回来哦?”“他在医院治病,还有10天就回来了。”小萍听后有些高兴,她向李连强伸出一根小指头,“那还有9天就要回来了。”看着小萍的眼睛,李连强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。   最近几天,不少爱心人士通过网络听说小萍的事情后,陆续前往村里看望小萍,但每个人都小心翼翼,除了送去爱心捐款和物资,没有人在这个小姑娘面前提起关于“爸爸”的事情。村妇女主任李永群每当看到陌生爱心人士进村,都特别谨慎并一一叮嘱,她怕有人会不小心说漏嘴,给小萍的心理上带来伤害。   22日,江南街道办事处书记宋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政府目前已对小萍的学习生活做出妥善安排,因小萍年龄太小,为避免给其学习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影响,村委会也给爱心人士提出了一些建议。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建议包括孩子(小萍)不接受任何人和任何形式的当面会见、捐赠等,“因孩子目前尚小,正在学校开心愉快地生活,我们不能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不良的影响和善意的伤害,恳请大家能够理解并给予支持”。   记者了解到,目前,村上已协调相关部门以小萍本人的真实身份办理了银行存折,社会各界的捐款将存到这张存折里,归小萍所有,任何人不得擅自动用,目前小萍的各项支出由政府按相关政策予以了落实,不足部分由街道办事处帮扶解决。小萍的父亲死亡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中。   在阆中城里靠租房经营着小茶馆的(小萍)幺爸卢开润和妻子已经商量好,他们接下来将负责照管小萍,不会让人领养,“这是三哥的血脉,哪怕我们再辛苦,也会把她抚养大”。最近几天,他正在忙着为小萍办理转学手续而奔走,他想让小萍到距茶楼不远的小学上学,这样也方便自己平时接送。   卢开润也还没有想好,该如何将真相告诉小萍,“她这么小,怕她接受不了。”但谎言,终究会被戳穿。江南街道办事处书记宋波说:“我们会选择在一个合适的时候,用一种恰当的方式告诉她真相,因为她终究要面对。”但这个时间具体是多久,他也不知道。   不过,负责临时照管小萍的邻居卢兴园说,尽管所有人在小萍面前都避谈她的父亲,但小萍似乎已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什么,这个善意的谎言,或许不久就要被戳破了。   心理专家:暂时缓冲确有必要,告知孩子真相要选择时机   四川警察学院心理学副教授陈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一般来说,7岁的小孩对于“死亡”已经有一种概念了,面对亲人的突然离世,众人的谎言,确实能让孩子在心理上有一定的缓冲期,这种善意确有一定的作用。不过,长时间的隐瞒也不是最好的办法,如果小萍有一天自己撞破了真相,会觉得自己上当受骗,反而对这个社会失去安全感。   陈华建议,在心理缓冲期之后,就应该逐步告诉孩子真相。不过,要注意选择合适的时机与方式。哪怕小萍大哭一场,也是痛苦的一种释放,这也是对过去的一种告别,但这个过程中,负责陪伴的监护人要特别注意方式,比如语言上对小萍给予安抚和引导,并给她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。   南充、广安新闻热线:15281773272  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|王超 摄影报道相关的主题文章: